在影视寒冬期创业:一名“抱薪者”的危机踩踏术

2019-12-19 22:11:43 admin

在税收问题和限薪令的阴影下,影视行业似乎进入了寒冬期。慈文传媒、唐德影视、光线传媒等25家影视类上市公司发布的2018年报显示,除光线传媒、北京文化等4家公司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同比上涨外,其余21家公司的净利润均同比下降。

不过,寒冬同时也酝酿变局,投资人、制片人更加趋于理性,不再盲目追求明星效应,更加愿意押注好的剧本,打磨一个好故事。

可以说,进入存量时代的影视行业正从粗放式经营向精耕细作演进。

本文要讲的主人公正是这样一名影视行业的“抱薪者”、追光的人,他和他的团队通过市场咨询和智能工具服务,为行业的项目管理提供各种解决方案。在行业寒冬中,在这名创业者的身上,也折射出蜕变中的影视行业的发展路线图。

大变革前夜的那场洗礼

王义之看起来文质彬彬,谈吐之间也颇为儒雅,完全看不出当年军旅生涯打磨过的痕迹。生于70年代末的王义之,1996年高中毕业后参军,1999年退伍,对影视行业市场调研感兴趣还得从其家电行业的市场营销经历说起。

2000年,王义之进入家电行业。先后供职于香港长城集团、珠海格力磁电等,从事家电业务的销售开拓。2008年入职浙江苏泊尔公司,担任大客户经理。

苏泊尔原本是中国本土最大的炊具制造商,2007年被法国SEB(赛博)集团收购。王义之进入这家企业的时候,苏泊尔刚刚成立了一个如今很常见,但当时领行业之先的部门——战略市场部,这个部门做了大量的消费者研究,为彼时的王义之带来了一次观念的洗礼。

当时他所在大客户部门分管零售系统中有沃尔玛,后者为其开放了家电品类的相关数据,供其研究品类趋势。完整的判断消费者趋势——组织生产和创新——推向市场——获取反馈——产品迭代的科学营销模式,让他深刻的理解了消费者调研。

在家电行业浸淫十年之后,王义之选择了自己感兴趣的影视行业,自降薪酬进入杭州的一家影视发行公司。这家发行公司一段时间内启动项目较少,让初入行业的王义之拥有了一个较为清闲的窗口期。

在这个时间窗口,王义之系统阅读了所能触及的关于好莱坞产业的著作,包括一些国内翻译但已经绝版的书籍,还有几百篇论文,形成了2万多字的读书笔记发布在“知乎”“虎嗅”上。在他笔下,好莱坞电影产业分为五个时期——寡头垄断、派拉蒙复兴、“掮客”涌现、王者迪士尼,以及上世纪末开始的大变革前夜。

与此同时,中国电影行业正在扩张的浪潮中面临一次自我怀疑,部分有远见的电影公司萌生了工业化的想法。

2010年《阿凡达》上映万人空巷,电影院极速扩张,全年全国票房突破百亿,电影观众不再是以一线城市观众为主,而更加深入到三四线城市的千家万户,而这部分新观众的口味已经不是制片人光靠想象就能完全跟上的了。

另一个直接的刺激就是《泰囧》和《致青春》的票房巨大成功,两位演员初次执导就能取得这么大的成就,尤其是《泰囧》借鉴了美国好莱坞公路喜剧的“套路”,让业内开始反思是否可以通过电影工业化重新俘获观众的心。

王义之此时一篇《致青春》的营销分析文章登上了虎嗅头条,借写作的“敲门砖”他逐步认识了许多电影营销和制作公司的管理者、创作者和行业研究者,“也是通过这个机遇认识了我后来的合伙人李湛。”

创业婴儿期:寻找合伙人

与王义之不同,1975年生人的李湛属于北京“大院”子弟。北师大英文系毕业,后赴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读传播学博士。2008年,李湛入职好莱坞知名咨询公司尼尔森娱乐。

李湛注意到好莱坞的数据管理体系已经渗透了整个电影项目,从制作到发行都有严密的数据分析参与全程。然而每每回国和国内从业者交流,似乎都没听说过这样的管理流程。于是,李湛决定回国创业,并通过朋友认识了刚崭露头角有着相同想法的王义之。

“见了面,我就跟他说‘你是为了电影行业而生的’,我认为李湛是当时对好莱坞市场理解最深刻的中国人。”王义之回忆。

王义之认为,当时中国的影视行业就如同早年间的房地产行业一般分散,集中度低,单个企业的市占率不高,并且相对于北美缺少企业服务的平台型公司,“而在企业服务中,当时唯一可以在中国落地的事情就是市场调研。”

2014年,王义之决定当一名北漂,北京凡影科技有限公司诞生了。李湛一开始作为顾问参与,一年后正式成为合伙人。

“婴儿”时期的凡影只是一个四人小团队,一方面想要给市场科普工业化理念,另一方面还在内部磨合。


首页
网站模板
套餐咨询
QQ客服
咨询 QQ
1853600199
QQ咨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