县政府拖欠数亿工程款,承包商每年搭进利息8000万

2019-12-19 22:14:56 admin

摘要:年终将至,现在各地的执行进展如何,“清欠”工作又面临着哪些难题呢?根据国务院第六次大督查和第三方评估机构反映的问题线索,记者深入宁夏银川进行调查。



2019年的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中提出,对拖欠民营企业的款项,年底前要清偿一半以上。年终将至,现在各地的执行进展如何,“清欠”工作又面临着哪些难题呢?根据国务院第六次大督查和第三方评估机构反映的问题线索,记者深入宁夏银川进行调查。


在宁夏银川,有十几个来自江苏的工程承包商,就在为当地政府拖欠他们三年的工程款发愁......


宁夏永宁县:重点道路工程


政府拖欠数亿工程款


2015年3月,来自江苏盐城的十几名承包商联合中标了永宁县的一个道路工程,中标价5.68亿元。


记者在现场看到,这条道路双向六车道宽,两侧绿化带、非机动车道、人行道、路灯完备,不时有货车驶过。然而,这条路已经通车三年多了,承包商却还有大部分工程款没有拿到。



记者了解到,在签订施工合同协议时,永宁县交通运输局与宏盛建业投资公司约定,项目合同金额分5次进行支付,每次支付20%,2019年9月支付完毕。



不过,当时第一批工程款项的支付就出现了问题,原定要支付20%的工程款1亿多元,但永宁县交通局却只给了约1000万元。


宏盛建业公司项目合伙人 郎加龙:1000万,原因是永宁县资金稍微有点紧张,说永宁县已经做贷款了,钱马上就下来了。


宏盛建业公司项目合伙人 孙昌国:交通局的时任潘局长,他拍着胸脯担保资金绝对没有问题。


为了表示对工程的支持,2015年底,永宁县的县领导以及交通局负责人多次来到施工现场视察,对工程的进展表示肯定,但却没有提出还款计划。


而此时,工程的合伙人们正通过社会渠道筹集资金,垫资继续进行工程建设。


宏盛建业公司项目合伙人 郎加龙:因为企业比较小,贷款不好贷,都是朋友亲戚,在地方筹集资金,融资利息比较高。


在多方筹集资金的支持下,工程终于在2015年底顺利完工,2016年9月,工程正式交工验收,项目综合评分为93.39分,质量等级合格,经审计,项目款项最终确定为6.15亿元。



然而,道路通车了,建设方却开始了漫长的讨债之路。项目完工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年多时间,他们只陆续收到永宁县政府支付的约2.24亿元的款项,还有3.91亿元没有拿到。


数亿欠款三年未还


立项时就没钱


让郎加龙和他的合伙人想不通的是,当初这个工程是政府立项,并且工程也是按期、合格交付的,为什么工程款却不能按时支付呢?这笔工程款到底应该从哪来?中途又出了什么问题呢?


早在2013年,宁夏回族自治区发改委批复了四项道路建设工程,批复文件中写明,项目资金由永宁县通过“自筹、银行贷款及引入社会资金等多渠道”筹措解决。那么,这笔立项资金到底有没有呢?


宁夏回族自治区永宁县委办公室主任 张乐:这个事情你也知道,当时都是时任钱书记、李县长在的时候搞的,对吧?当时说白了就没考虑钱的事。


宏盛建业公司项目合伙人 郎加龙:没考虑钱你搞招投标,那不是把我们施工队诓进来的吗?


宁夏回族自治区永宁县委办公室主任 张乐:你们是2015年开工的,永宁县不是说2015年有钱,到现在突然没钱了,2015年的时候就没钱,但是当时的领导说要干,能怎么办?


记者在银川本地媒体2015年2月的报道中看到,永宁县将实施“道路畅通工程”,而宏盛建业公司的这个项目就排在首位,报道中还提到,县里还将投资77亿元实施惠民工程项目。



永宁县政府公开数据显示,2016年底,永宁县地方政府债务余额高达179.07亿元,而当年永宁县本级的财政总收入仅为15.59亿元。


宁夏回族自治区永宁县委办公室主任 张乐:为啥永宁县债务这么多,如果说有多少钱干多少事,那不可能形成这么多的债务。


2017年,财政部通报,永宁县被列入政府债务风险预警地区,一律不再安排新增政府债券。



宁夏回族自治区永宁县委书记 朱剑:现在给你想办法在筹钱嘛,去年年底那种情况下,给你专门筹了2000万元,没给吗?前一阶段又想办法挤出来,又给了你们2000万元。


宏盛建业公司项目合伙人 郎加龙:朱书记,你差我们4个多亿元,你(就)给我们2000万元?


宏盛建业公司项目合伙人 张正奎:账是一目了然的,交工验收报告、竣工鉴定证书和审计报告都出来了,不存在经济纠纷,就是政府差钱。


3.9亿元欠款怎么还?


暂无还款计划,只有土地置换


持续了三年多的欠款,让这十几位工程承包商身陷困境,因为欠供应商的账款,他们中的一些人也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,生活和生意都受到了影响。那么,这笔巨额的欠款到底该如何解决呢?


记者见到张正奎的这两天,他一边在向永宁县要钱,一边还在不断应付着来向他讨债的人。


张正奎承包了这项工程8个标段中最大的一个,工程款1.82亿元,被拖欠的账款有上亿元。三年来,他疲于应付供应商们的催账和欠款,生意已无法持续。


因为“三角债”,他们不仅频频收到法院的传票,还有人已经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


宏盛建业公司项目合伙人张正奎:当时我们估计按照政府合同兑现,能赚个7%、8%的利润,结果现在每年要还8000多万元利息。


宏盛建业公司项目合伙人:2019年10月9日就到法庭去开了一次庭。我们跟政府要钱是在8小时上班时间,人家债权人跟我们要钱是24小时,日子很难过。



今年,他们多次来找县里讨要工程款,县长给出了用土地出让金置换欠款的方案。


宁夏回族自治区永宁县县长郝春明:近期我们给你们想办法再弄一点钱,但是必须是要和房子、地一块处理。


以地抵债的方案,合伙人们认为折价空间太大,不接受这个方案。而县政府则明确表示,要钱没有,只有土地。


宏盛建业公司项目合伙人 张正奎:叫我们拿土地抵债,我们是跑过来建工程的,不是来开发房地产的。我们不能接收土地,政府给的这土地要是价值高,他们自己就卖掉了。


就这样,讨钱又一次陷入僵局,马上要过年了,合伙人们希望,县政府能尽快给出还款计划。


宏盛建业公司项目合伙人 张正奎:现在我们希望他们严格按照合同兑现。兑现不了的分期,分两期,或者更长时间,不能模糊地说卖土地给钱,要有个明确的答复。


首页
网站模板
套餐咨询
QQ客服
咨询 QQ
1853600199
QQ咨询